快餐加盟网为你提供:中式快餐加盟店、中式快餐连锁店、快餐连锁加盟店等信息
站长QQ:51112717 快餐店加盟、中式快餐连锁店等投放广告请联系。

女儿开餐馆她帮工十多年,女婿拿一万元把岳母

来源:快餐加盟网 时间:2020-09-12 18:22

刘桂云大姐是大荒沟林场的临时工,女儿静月三岁那年,她的丈夫移情别恋,和林场场部的离异女保管员好上了,刘大姐擦干眼泪,决绝地离开了她生活了近五年的那个家,带着女儿静月回到了农村的娘家。

女儿开餐馆她帮工十多年,女婿拿一万元把岳母撵走,舅舅要讨公道

 

因为是临时工,离开了林场,就没有了工资,刘大姐只能靠几亩责任田和前夫给女儿的抚养费维持娘俩的生活。村里人看刘大姐娘俩怪可怜的,都建议她再走一步,找个男人一起抚养孩子,免得一个人吃苦遭罪连个依靠也没有。

乡亲们的好意刘大姐心领了,她说自己有个拖油瓶,就不再连累别人跟着操心受累了。还有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,刘大姐怕女儿受委屈,她说自己能行,能把女儿养大。

在娘家哥哥的帮助下,刘大姐买下了村里孤寡老人田大娘的那三间房子,她娘俩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家。毕竟自己是嫁过人的女人,娘家再好,也不能常住啊。

一个人带着三岁的女儿还要种责任田,有多苦有多累,外人是无法体会的。特别是孩子生病的时候,那种揪心的滋味真的是难以描述。好在有母亲的帮助,刘大姐才少吃了很多苦头。

就这样,孩子一天天长大。因为当时农村的教学质量不好,静月没考上重点高中,她考上了镇上的一所普通高中。高中毕业,静月考上了一所专科大学,学的是会计专业。大学毕业她去了一家私营企业,做了出纳员。

三年后,静月和城里的一个小伙子结婚了,那个小伙子叫徐长东,他是静月大学时的一个学哥。结婚后,静月辞掉了工作,和丈夫一起开了一家快餐店,主要经营汤饭和各种小菜,后来又增加了热汤面和米粉,生意挺好的。

二〇〇六年国庆节那天,静月生下了一女儿,因为婆婆身体不好,她只好让母亲从农村老家赶到省城来伺候自己坐月子。当时农村老家正在收玉米和黄豆,刘大姐啥也顾不上了,把家里的事情交代给娘家哥哥,匆匆赶到了省城。

伺候月子照顾幼小的宝宝,那份辛苦和责任,没有亲身经历过是不知道个中滋味的。在磕磕绊绊中,在提心吊胆中,刘大姐总算熬过了那漫长的一个月。刘大姐原以为等女儿满月了,她就可以回农村老家了,家里还有鸡鸭,收的粮食还要收藏,这些事情不能总麻烦娘家哥哥嫂子呀。

满月没几天,静月就去餐馆上班了,幼小的宝宝只能交给刘大姐照看。静月虽没说让她母亲照看孩子到什么时候,刘大姐心里也有数了,孩子上幼儿园之前,她就别打算离开省城了。

三年多的时光虽算不上漫长,可照看宝宝的三年就不那么容易了,半夜要给宝宝喂两三次奶粉,还要换尿布。宝宝半夜哭闹要抱着哄,不能影响闺女和女婿休息,他们白天还要经营餐馆的生意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外孙女三岁半,总算可以送幼儿园了。刘大姐已经计划好了,等外孙女去了幼儿园她就回老家,趁着自己身体好,种好责任田,养点鸡鸭猪鹅,再种点菜,一年也能积攒一万两万的。等自己老了,手里有些积蓄,就不用为养老的事情担忧了。

二〇一〇年春天,刘大姐的外孙女去了幼儿园,她就跟女儿静月说出了自己的打算,她想回农村老家。听了母亲的话,静月没好气地说:“妈,宝宝送了幼儿园,也得有人接送啊。再说了,就你一个人,你回老家找谁啊?要是实在闲不住,就去餐馆帮我们管管后厨,也不耽误早晚接送宝宝。”

女儿的话就如圣旨一般,刘大姐没再说什么,早晨送外孙女去幼儿园后,她就去餐馆帮着管理后厨。说是管理后厨,实际上就是打扫卫生,刷洗碗筷,择菜洗菜等等。后厨的活又脏又累,刘大姐还真有点不适应。

到了二〇一四年秋天,外孙女上了小学,刘大姐又对女儿静月说:“小月,要不妈还是回老家吧,宝宝读的是私立小学,离家又近,她自己也能去学校。餐馆我也帮不上大忙,总弯腰擦地,我的腰还有点不舒服。”“能干就多干点,不能干就少干点,又没人逼你,天天回家回家,你回去找谁去啊?”静月好像不耐烦了,说话的声音很大。听了女儿的话,刘大姐没再吱声,她转过脸偷偷擦掉眼角的泪水,默默干活去了。

女儿开餐馆她帮工十多年,女婿拿一万元把岳母撵走,舅舅要讨公道

 

之后的日子里,女儿餐馆的生意越来越好,刘大姐再也没说过回老家的事情,她天天默默地在餐馆后厨忙碌着,一天休息时间也没有。外孙女的衣服也是刘大姐洗,还有外孙女的早饭也是刘大姐做,外孙女的所有事情,都由刘大姐一人承包了。

到了二〇一八年,刘大姐明显驼背了,主要是她的腰有毛病,总是弯着腰,不敢挺直腰板。刚满六十岁的刘大姐已是头发花白,满脸的沧桑,她的年龄比同龄人要苍老许多。这么多年她就回过老家两次,还是她父母过世时回去的。

二〇二〇年初,全球爆发新冠病毒疫情,刘大姐女儿家的快餐店受到了严重影响,到了2020年的五月份,基本就处于关停状态了。又咬牙坚持了两个月,生意还是没有太大的起色,虽然有了一半的上座率,可餐馆还是处于亏损状态。

到了八月末,餐馆的房子刚好该交下一年的租金了,刘大姐的女儿女婿权衡再三,决定关闭餐馆,不再续交租金,他们想休息一年,看看情况再说。

餐馆关闭了不到一个礼拜,刘大姐的女婿徐长东把一万块钱放在刘大姐面前说:“妈,您不是总惦记回老家吗?正好餐馆倒闭了,您就回老家去吧。”

看着女婿放在茶几上的那一万块钱,刘大姐心里就如打翻了五味瓶,真的说不出是啥滋味。快中午的时候,女儿拎着好几个购物袋从外面回来了,她把东西放在沙发上,笑着说:“妈,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,还有毛衫线衣,你回到老家不方便买衣服。你不是总惦记着回老家吗,我给你买好了明天回家的快车票,下午五点左右就能到家。对了,还给我舅和舅妈买了衣服,你回去送给他们吧。”

近几年刘大姐一次也没再说过回老家的事情呀,老家没了父母,她也就没了牵挂。再说了,自己的身体状况明显不如从前,就算回到老家,又能干什么呢?自己的体力已经无法耕种责任田了。

看看沙发上的那一堆新买的衣物,再看看茶几上的那一万块钱,刘大姐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,女儿女婿这是铁了心要撵自己走啊!

九月八号下午五点多,刘大姐背着一个双肩大背包,提着两个提包,回到了自己的农村老家大荒沟二村,站在荒芜的院门外,刘大姐嚎啕大哭。

晚饭后,刘大姐的哥哥给静月打了电话:“月啊,你妈在你家呆的好好的,咋突然回来了?你家那几间老房子多年不住人,都快塌了,你妈咋住啊?”“舅啊,我妈天天闹着要回老家,正好我们不开餐馆了,就让我妈回去吧,反正她早晚也得回去。”静月说。

“月啊,你妈今年都六十三了,她的身体又不好,还能种责任田吗?再说了,你妈把你养大,吃了多少苦头啊?你妈现在岁数大了,得靠你和长东照顾了。”刘大姐的哥哥说。

沉默了一会子,手机里又传来了静月的声音:“舅啊,我妈的责任田你都种了这么多年,还有直补款和社保,也够我妈生活的了。我们孩子小,现在又关了餐馆,也没收入了,日子也不好过啊。”静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她舅再打过去,竟然关机了。

站在旁边的刘大姐也听到了哥哥和女儿的对话,她心里就像针扎一样疼痛。她的耕地一直由乡邻耕种,一年的直补款加上包地款就一千块钱,农村社保一个月只有七十五块钱,这些钱能够生活费吗?还有房子,都快倒塌了,咋住啊?

女儿开餐馆她帮工十多年,女婿拿一万元把岳母撵走,舅舅要讨公道

 

刘大姐的哥哥又两次拨打静月的电话,还是关机。这下刘大姐的哥哥可真生气了,他说明天就去省城跟外甥女好好说道说道。刘大姐虽然不同意哥哥去省城找女儿讨说法,可她哥哥已下定了决心,非要讨个说法。

对于这事,您怎么看?刘大姐的哥哥该不该去省城找外甥女为刘大姐讨公道?敬请大家畅所欲言,发表自己的观点。

© 2019 中式快餐加盟店 快餐连锁加盟店 快餐加盟网 版权所有.